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李小琴||我那爱管“闲事”的老娘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1-08 17:36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李小琴
 
提起老娘,我们兄弟姐妹都会扬起嘴角。我们都觉得:“老娘一天忙东忙西的,真快乐!八十三岁的人了,手不停脚也不停,好像有永远干不完的活……”
 
这几天我受了一点小伤,回不了家,小弟回家后把老娘烙的馍带给我,我逗弟弟说:“你娃幸福很,老娘那么大年龄了,还在给你忙前忙后。”弟弟说:“老娘给我能忙啥,老娘一天忙着伺候‘闲杂人等’”“嘿嘿……嘿嘿……”我俩都笑了。
 
弟弟说的,还真是!
 
老娘养育了六个儿女,如今都成家立业,五个住县城,一个远嫁河北,无论我们兄弟姐妹们怎么央求她随我们任何一个住,她都不愿意。最多是今天来明天回,多数是早晨来下午回。
 
因为她放不下她的老屋,放不下她的几亩地,放不下她远乡近邻的伙伴们……邻居的爷爷婆婆们也会说:“你老娘去城里了,闲事谁管呀!”
 
说起老娘管的闲事还真有几件令人刮目相看的事!
 
 
 
 闲事一:照顾“疯”姨
 
七十年代初,由于我们家兄弟姐妹多,女孩子都大,老爸在外地工作,家庭劳力少,为了补贴家用,老娘在劳动之余,晚上熬夜扎草帽,和村子里的一位利器漂亮的阿姨一起去兴平、平凉一带卖草帽。慢慢的,我们也和这位阿姨熟了起来,她叫石秀侠。
     
老娘告诉我们:你秀侠姨可怜很,那么利练利器好看的人,叫你堂娃叔给猥窝了(配不上的意思)。
 
老娘说的堂娃叔是个大老粗,光会吃蛮力,大字不识一个,牛脾气还大。
 
当初相亲时怕女方看不上,还是他的堂兄替他看的,因为女方姊妹多,家太穷,几斗麦就把皮肤白净、貌若天仙的石秀侠娶进了家。
 
女方一看被骗,想要解除婚约,但抵不过家里长辈的劝说,在那个时候,提出离婚是件丢人的事。
 
秀侠姨也闹扎了,但无济于事,也只好认命了。婚后她育有三子,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堂娃叔又老实,只能挖地种庄稼,挣钱的事落在了秀侠姨的肩上。
 
 
 
于是她和老娘这个单帮人就扎起了草帽,一干就是五六年。扎好的草帽用大麻袋装着,背着去车站,再到卖的地方,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五六年光景老娘帮衬老爸养活了我们姊妹六个,秀侠姨则一肩挑起了她的家。儿子们陆续长大、盖房、娶媳妇……都是她在张罗。
 
随着政策的好转,老爸的工资涨了,老娘不再扎草帽,但秀侠姨还在翻乱(想办法挣钱),尽管这样,日子还是过得紧张。
 
秀侠姨这个封建包办婚姻的牺牲者因承受不了各种压力,竟然疯了!
 
每天衣不蔽体、蓬头垢面、嘴里念念有词地在村子里晃悠,好心的人会投去同情的目光,说一句“真可怜!”多数人则远远地避开……
 
唯独爱管闲事的老娘爱招承她,给吃的、给穿的……说也奇怪,她什么都不记得了,却记着老娘这个嫂子,还记着我的名字叫岁琴。
 
每逢双休日或时礼八节,我们姊妹去看老娘,疙疙瘩瘩提好多好吃的,她会神一样的准时出现在我们家。我们带给老娘的东西老娘悉数各拿一些给她吃。
 
起初,我们看到她衣履不整的样子很是嫌弃,可老娘总是说:“娘少吃点,再好的东西过了肠子就不香了,你看你姨一辈子可怜得……叫吃起,可怜得也不知道热冷,也不知道饥饱……”
 
看着秀侠姨吃得很香,我们都不言语了。
 
我们都开玩笑说:“我秀侠姨爱我老娘的!”门子的爷爷婆婆们会说:“这是你老娘管闲事管出来的……”然后大家嘿嘿一笑,老娘却是开心:“闲事也要人管哩!”
 
 
 
闲事二:帮三队婆婆修脚
 
去年暑假的一天,我回家看老娘,还没进门就喊:“娘,把人热的,赶紧接点水叫你女洗嘎!”喊了几声没有动静,我以为老娘没在家,进屋一看,原来老娘在给三队的一位老姨修脚。
 
见我回来,老娘说:“今个天热的些你可回来了,你先喝点水起,你姨脚上有个鸡眼,疼了一向了,我给挑嘎抹点药就好了!”
 
那位老姨见我回来,有点不好意思地把脚往回收了一下,说:“对了,明个看,你赶紧看娃洗啊不。”老娘说:“啵急,先快挑出来了,自己娃娃,想做(zu)啥她自己做起!”
 
说话间,老娘头也没抬,直到给老姨把鸡眼挑出来,抹上鸡眼膏才起身。老姨满心感激和欢喜地走了。
 
我故意对老娘说:“你浆水很,爱管闲事得很么,你不怕把人家脚挑坏了吗?”老娘笑着说:“我就浆水很,能挑坏嘛!我先前给人挑过,都好好的!”说完乐呵呵地笑着。
 
 
 
闲事三:帮无人照管的婆婆煎药
 
门子舅爷家住在后墙的一个街道,老两口因为没有生育,抱养了一儿一女 ,因为爷爷婆婆太过溺爱娃娃,养成儿子儿媳好吃懒做的恶习,不知道孝敬父母,只知道伸手问爷爷要退休金。
 
爷爷体弱多病,婆婆因青光眼双目失眠,老两口的日子甚是恓惶,吃饭都是问题,儿子儿媳基本不闻不问,老两口凑合着过日子,想吃点可口改样的饭很难。
 
老娘就隔三差五地过去:包饺子、摊煎饼、搓麻食、烙油饼……爷爷婆婆一听老娘过去,就高兴得不得了。都说:“你嫂嫂,你赶来!”
 
今年三、四月间,爷爷去世了。老娘给我们说:“你婆婆这些受罪呀,眼睛也看不见,饭可咋么往嘴里吃呀!”我们姊妹都说:“我爷爷给孙子都留了二十几万元的买房首付哩,他儿和媳妇再不管,能说得过去嘛,你操闲心里开。”老娘嘿嘿一笑:“我说的是实话里开!”我们姊妹都笑了……
 
七月间,老家过会,我和老公回家了,一进门老娘就说:“你婆婆过来哩,在床上睡着,赶去看一下。”
 
我说:“我婆婆啥时候过来的?”
 
老娘说:“过来两三天了,在对门你爷爷哒看病来,抓了几副中药没人煎,我给煎哩!”
 
弟媳妇偷偷给我说:“老娘到底爱管闲事很,婆婆稀里呼噜地,把人殁咱屋里咋办呀……”我把弟媳妇的顾虑告诉了老娘 。
 
 
 
老娘说:“娘肩骨宽哩,不怕!眼下就得有人管!我前一向已经接过来一周了,连给煎药带给配腾吃,你婆婆高兴地说来她像过年一样。人哩开么,谁哈不用人撒,趁娘能动弹哩,做嘎怕啥,她媳妇龊气呀龊气起……”
 
听老娘这么一说,我们姊妹都说:“只要你高兴,能干动你就干起!”
 
这就是我们的老娘,虽已是83岁高龄,不仅干了自己家的零活,连远村近邻的“闲事”都管得不停。像谁家嫁闺女缝被子,谁家娶媳妇扎石榴花,谁家人殁了缝孝衫、捏孝帽、缦白鞋,有老者的衣服需要修补她都会接承,而且乐癫癫的!
 
每次回家一看到她因开心堆起的满脸褶子,我所有的愁事都会飞出九天,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只要娘精神,只要娘高兴,她爱管“闲事”就让她管吧!
 
哪怕她管到一百岁我们都开心。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