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肖江:弱水一瓢饮(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10-05 08:2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文/肖江
 
 
7
 
当他看见略施粉黛的弱水一身黑衣的拉着女儿过来,和昨日的邋遢完全不同时,心想这才是弱水该有的模样,皓天一如初见那般激动了起来。
弱水施施然的走了过来,指着萧皓天让女儿叫叔叔。
“叔叔好!”余忆萧眨巴着圆溜溜的黑眼珠,向萧皓天怯怯的叫了一声好。
皓天看到这个和弱水几乎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小姑娘时,顿时心生欢喜,摸着她的头道:“乖,都这长么大了,那年我看见你时……”皓天意识到说错了什么,马上住了嘴。
弱水立即紧紧的盯着他的眼,萧皓天难得的在弱水面前有了一丝慌乱,急得用大拇和食指夹住鼻子。
弱水只是盯着他并不说话,眼圈开始泛红。萧皓天无奈的举起了双手:“好好,弱水,我实话实说总可以吧。那年我实在忍受不了想你的苦,偷偷地回来看你。你正好和娟子一起领着孩子,你好像看见了我,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我便躲了。”
弱水眼泪流了出来,女儿看看妈妈,又看看皓天,抽出一张纸巾递了过去。
萧皓天不知道怎么安慰,只是定定的看着眼前的弱水。弱水擦干了泪水,拉着女儿向公园里面走去,皓天亦步亦趋。
“你知道女儿叫什么名字吗?女儿,你告诉他。”弱水低垂着嗓音道。
“叔叔,我叫忆萧!回忆的忆,萧瑟的萧!”余忆萧响亮的说道。
“忆萧、忆萧!弱水,原来你一直不曾忘了我!”萧皓天呢喃着,霎时眼帘起了层水雾,他越擦雾气越重,最后珠子般的落了下来,洇湿了地上的尘埃。
“叔叔,你怎么哭了?”余忆萧问道。
“没有,叔叔只是高兴!忆萧,来,让叔叔抱抱你!”萧皓天含着泪,把站在弱水身边的余忆萧抱了起来,高高的举过头顶旋转了起来,忆萧“咯咯咯”的笑出了声,银铃般的声音划过天际,留下一长串“咯咯咯”的声音在山林间回荡……
弱水看着他们二人,眼前仿佛出现了幻像,一会儿是余刚,一会儿萧皓天。她怔怔的不知所措……
“妈妈,走吧,我们进里面玩。”已被皓天放下的忆萧把弱水叫醒了过来,弱水有些怅然若失看向刚才的方向。
数九寒天的公园,此刻显得格外冷清,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对男女,急匆匆的从身边穿过。忆萧很识趣的独自去玩了,留下一对欲言又止的男女。
萧皓天看见了几株迎风怒放的腊梅,黄色的花朵把这个寒冬装扮的诗意盎然。他便拉着弱水走过去,弱水在梅花旁站定,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腊梅的芬芳仿佛已经侵入她的五脏六腑。
片刻后,弱水睁开眼,望着皓天开了口:“那年,我离开你是有苦衷的。我妈妈她……”
皓天伸手堵住了她的唇,“我全知道,你不要说了!都怪我当时没有能力,更没有了解你来替你分担,那也有我一半的责任!”
弱水泫然欲泣,皓天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紧紧拥住。这十年的相思,在这一刻化为浓烈的、分也分不开的拥抱……
其实,爱情里不只是信任,还有倾诉!你不说,他不问,久而久之,便会形同陌路,变成互相折磨人的东西。
弱水离开了皓天的怀抱,“说说你吧,你不是车房俱全、妻女俱美吗,怎么还忘不了我这个黄脸婆?”
萧皓天道:“我能有什么好说的!那年离开你之后,我南下去了广东。出过苦力,做过技工,写过文字,当过小老板。后来遇见了一个女人,结婚了又离了,因为孩子不是我的。我觉得她可怜,离婚后房子给了她。然后静下来想想,我今生的挚爱只是你一人。我明白了之后,坚持着宁缺勿滥的原则,就一直单着。”
他叙说的那样平静,好像别人的经历一样。但弱水知道,在二十一世纪生存的八O后,哪有那么容易。过了就过了吧,谁的人生不经历些风雨,谁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到底。
“等等,”若水道,“你写过文章?那你写没写过《挚爱》一文?”
“写过,”皓天应道,“不过我用的是网名。”
难怪那么熟悉,原来还真是他写的。
弱水不再言语,只是低着头慢慢向前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湖边。冬日的湖水一如既往的绿,但绿的有些瘆人。几只鸳鸯不知寒冷的交颈而浮在湖面上,湖光映着山色,鸳鸯戏着绿水,在这冬日倒是另一番景色。正静谧间,萧皓天的声音响了起来: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先白头,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弱水不由得痴了。她知道这阙词的凄美。金老先生的《射雕英雄传》中,几人都成了词中人。当时看电视时不懂,身临其境中,皓天念过时,终于懂了词中意,可是自己和皓天仿佛也变成了词中人。
 
他们就这样痴痴的望着,旁若无人。其实也本没有人,来打扰这对痴男怨女。
“弱水,我觉得,现在也还不迟。趁青春未老,趁时光正好,我们,我们还是在一起吧!”皓天对着弱水痴痴的说。
这算什么,求婚吗?弱水心底暗想,这现在也不是时候呀,余刚才走几个月,难不成让别人戳脊梁骨?不行,虽说我也想再续前缘,但至少得等到余刚头周年过了再说。弱水在心里一番天人交战,总算有了些主意。
萧皓天见弱水沉默不语,不由有些心急,以为又像十年前那样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便急吼吼地道:“弱水,我会好好待你,决不有二心。以后家中一切你说了算,你让我向东我绝不向西。至于忆萧,我会把她当亲生女儿,会加倍呵护她,让她快乐长大……”
弱水见萧皓天急吼吼的模样,和十年前一般无二,眼角眉梢藏着些笑意,不过这笑容有些狡黠。
“好呀,萧皓天,我可没逼你,我已经用手机录了下来。答应你也不是不行,但得有个约定。我要为余刚守孝一年,明年阴历七月过后,我才有心思想这些。这样吧,在九月九日重阳节之前,我们互不相见,也不要电话联系。这既是双方的思虑之期,又是对各自的考验。九月九日这天,在十年之前我们在城西山顶看红枫的地方相见。如若任何一方未到,那便算了,或许我们终是有缘无份;反之,我们再续前缘。怎么样,皓天,接不接受这个约定?”
萧皓天听到弱水这一长条约定,心中又开始说你这磨人的妖精了。答应就答应呗,还这么多条件,好吧,权当好事多磨。
“好,我答应你,”皓天续道“十年我都熬过来了,还在乎这八月之约?来吧,击掌为誓!”
弱水笑语盈盈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皓腕轻扬,和他早已举在空中的右手轻轻一击,一声“啪”的脆响响彻云霄……
 
8
 
皓天在岁末离开了这座小城,带着期盼,带着约定,最后一次南下,用仅有的八个多月时间,准备处理好南方所有的一切。
弱水的生活回到原点,继续着古井不波的生活。她用这个约定来束缚萧皓天,其实也是在束缚她自己。她明明知道萧皓天的心,但她放不过自己。她总认为余刚的死与自己有关,要不是自己放不下皓天,和他大吵那一架,余刚也不会走出家门。
尘世间的因因果果,对对错错,谁又能说得明白。既生情事,便该有情债。
过了寒冬便是年,这个年有些孤单。娟子让弱水母女俩去和他们一起过,被弱水婉言谢绝了。除夕团年饭,弱水勉强做了几个菜,自己没有味口吃不下,倒是忆萧吃了个肚儿滚圆。
忆萧虽然八岁了,但还是不懂事。今年家里少了一个人,她都没什么哀伤。要是以后真和皓天在一起了,这丫头会和他相处成什么样?弱水手捧着头,胡思乱想了起来。
皓天在南方也不好过,虽说把母亲也接了过去,但母亲整日唠叨让他早日结婚,让他一个头两个大。这不,刚吃完团年饭,母亲又开始了。皓天逃似的躲进了房间,拿起手机按下一串数字,想想又删了。你这磨人的妖精,不让见面便罢了,连电话也不让打,到底几个意思?想到弱水,皓天嘴角微微上扬起来。这不比以前好多了,以前压根是渺无希望,现在还有大把的希望,不是吗?
年过了,春来了。
花开了,柳绿了。
天长了,夏热了。
秋到了,果熟了……
这八个月太难熬,比八个世纪还长。皓天这般想到。
不过,总算是熬到头了!处理好南方的事务,赶回这个鄂西北小城时,正是秋天最美好的样子。
农历九月初八,萧皓天踏上故土忍不住一阵兴奋。故乡,我回来了!弱水,我回来了!萧皓天在心底嘶吼着,释放着激情。
找个宾馆住下,洗掉舟车劳顿的疲惫,萧皓天从未觉得如此轻松。明天是个新的起点,是人生中最有意义的日子,应当属于重生吧。萧皓天胡思乱想着,也不知弱水准备好没。他拿出手机准备问问,想想离约定还有几个小时,还是不打算了。
九月九日,秋高气爽,风和日丽。
萧皓天准备好了求婚的一切东西:戒指、鲜花,还有银行卡。虽然弱水不是个物质的女人,但皓天还是决定以后所有的经济大权由她掌管。
皓天早早的和两个发小一起爬到了十年前来过的山顶。十年前,这里草木丰茂;十年后,这里更加郁郁葱葱。还未红透的枫叶五彩斑斓,和黄的野菊花、绿的山竹林把这个秋染得绚丽多彩。
这是和南方的秋天迥然不同的色彩。但萧皓天无心细观,只注视着那条上山的路。发小见他着急的神情,打趣道:“皓天,面对此等秋色,你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皓天搔了搔脑袋,“那是,十年的相思才换来今天的求婚,还有什么比媳妇儿还重要的!”发小他们哈哈大笑起来。
九月九日,本就是登高节。这座离城区不远的高山,早上八点半左右就已经爬上来一群群老头老太太。
萧皓天左等右等不见人影,恨不得下山再去看看。几个老太太见他着急的神情,便问到:“小伙子,等你女朋友?”
“是呀,奶奶!我们老早的约好今日在此处见面,只是许久还不见上来,有些着急罢了。”
“我们在山下看见两三个姑娘,带着俩小孩,听她们说准备在九点零九分到达山顶,寓意什么天长地久!”一个老奶奶这样说着。
听见老奶奶这样说,萧皓天喜上眉梢。看了看手机,上午8点58分,刚有些平复的心又有些紧张起来。
终于,在山顶的拐角,弱水她们一行施施然的走了上来,这时正是9点09分。
皓天单膝跪地,一手擎着鲜花,一手拿着戒指,大声的对弱水说:“弱水,我爱你!弱水三千一瓢饮,你这一瓢应当是我的了吧!请你嫁给我!”皓天不改痞痞的本性。
四面八方传来回音,“嫁给我、嫁给我、嫁给我……”
弱水捂着嘴巴来到这个折磨了自己十年的男人面前,双目含泪的望着他,仿佛要钻进他心里。
这时萧皓天的发小、弱水的闺蜜、白发苍苍的老翁异口同声的“嫁给他!嫁给他!嫁给他……”响彻寰宇。
弱水不再迟疑,伸出她纤细的皓腕,萧浩天庄重的把钻戒戴在了弱水左手的中指上,然后拉近嘴边,轻轻一吻。
 
弱水扶起了萧皓天,他趁势揽过她的纤腰,把她紧紧地拥着,然后他的唇覆上她的。弱水热烈的回应着,也不再管有多少人看着。他们唇间忽然有咸咸的味道,分不清究竟是谁的泪珠……
不知谁打开了音乐,“还有多少个十年能勇敢做热血青年,还有多少个十年能坚持当初的信念……”这首曲子回响在山间。
是呀,这十年,人已不年少!
这十年,还坚持当初的信念!多么不容易!
这世上所有的东西,都抵不过坚持与用心。成功了,便也是水到渠成。
弱水轻轻地离开皓天的唇,白晰的脸上红晕四起。他们互相对视着对方带泪的笑脸,谁也不忍破坏了这气氛。
皓天俯在弱水耳边,温柔又响亮的声音响起:
“以后的每一年我们都来
宁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携一挚爱白头,择一小城终老
我们直到白发苍苍
终老在此山可好”
这一次,弱水没有丝亳迟疑,紧盯着萧皓天的双眸,大声道:“我愿陪你白头,更愿在此终老……”
全文完
2019年7月31日初稿
2019年8月6日完稿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