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 经典电影 > 正文

《戈达尔传记》:阿内的故事(3)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9-11 20:40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小兵》是夫妇二人共同拍摄的影片,应该被看做是“遭诅咒的电影”却是《电影手册》极为喜爱的。这部电影在该杂志的历史上是非同寻常的正片之一,因为50年代没有提及阿尔及利亚的电影,而阿尔及利亚却完全而彻底地在50年代后期主宰了法国的生活。每个青年男子都面临着三年兵役,带给他们的不仅是死亡的危险,更有磨难的威胁。正是在阿尔及利亚,现代的磨难通过法国军队得到完善,现代的恐怖主义通过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FLN)达到纯然。第三次战败的阴影令军队濒于叛变,而且这次战败很多人认为是在原属法国的土地上。戴高乐1958年5月重掌政权,也带有一些军队哗变的特点,不过这位“1940年六·一八勇士”1并不是军事独裁者。法国军队受到挫败,阿尔及利亚于1962年3月获得独立。这是自1939年以来法国第一次获得真正意义上的和平,但是阿尔及利亚民族解放阵线的支持者和秘密军组织(OAS)2的支持者对立起来形成的近似国内战争的冲突所带来的暴力和苦难,在当时的欧洲绝无仅有。

《小兵》于1960年春拍摄,当时戴高乐将军和他的军队将走向何处尚不清楚,法国国内的暴力升级到了危险的程度。影片讲述了一个名叫布鲁诺·福海斯蒂(Brunoforestier)的人的故事,他支持OAS,从法国跑出来,卷入了日内瓦境内及周边的战争,用以替代阿尔及利亚的战争。但是对这场战争他没有真正的信仰。政治干预来自左翼和马尔罗对西班牙的参与。像《筋疲力尽》一样,故事的防护外壳只是一个相对来说制作得很好的侦探故事,充满欺骗和背叛,这并不重要。主题是死亡(这次由暗杀来表现)和折磨(由生活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人计划并实施),另外还有,就是爱的徒劳(卡里娜年轻且美得惊人,却陷入政治表里不一的卑鄙骗局中)。影片着重表现苦难折磨和恐怖主义,因而《小兵》是一部有惊人的先见之明的作品,克洛德戈达尔认为这是哥哥的电影中与时事联系最密切的。然而除了电影审查员,三年内没有人看过这部电影。任何表现法国这场近似内战的冲突的电影都是潜在的烈性炸药,不管它与政治隔得多么密不透风,也许正是因为政治上的不透光性,它才被视为烈性炸药。影片直到1963年才公映。这对博勒加尔来说是一劫,银行的“魔鬼”又出现在家门口。对卡里娜来说也是一场悲剧—她是影星,但电影并不存在据卡里娜讲,戈达尔希望她完全放弃演艺事业,当她参加米歇尔·德维尔的《事不宜迟》(CesoirouJamais)的选角时,戈达尔坚持要每天陪卡里娜去拍摄现场,这时他已妒意缠身,这是他们两人关系中常在的一个因素。他当时已经在为《女人就是女人》选演员了,并考虑在巴黎所有的女演员中选角色,但他看到德维尔的电影时他立即决定要卡里娜再次担任女主角。

在一部恐怖片和一部间谍片后,这次戈达尔拍的片子则是完全不同的风格:音乐喜剧。但这是献给鲁什和巴赞的音乐喜剧—最不现实的风格在最现实的布景下拍摄。戈达尔心仪的是斯特拉斯堡·圣德尼(StrasbourgSaintdenis)地区一对老夫妇的宅邸,那是巴黎不那么繁华的地区。正是在这样看似不可能的环境中戈达尔要演绎安哥拉(Angela)的故事,个拥有金子般的好心和生育婴儿的决心的玻璃工。拍摄期间老夫妇将被安排住在豪华酒店中,但最后关头,这对老夫妇的反悔令这些电影疯狂世界里不靠谱的人(戈达尔和博勒加尔一定是令人印象深刻的一个组合)倒吸口凉气,他们说不想搬到酒店。这时电影已进入拍摄前期,戈达尔和博勒加尔只好决定在摄影棚拍摄。

总的来说,剧组更喜欢在摄影棚而不是在实景工作。布景都是搭建起来的,墙和天花板可以随意搬动,以适应摄像机的位置,而且周围的声音可以完全控制。巴赞式的美学方面无法突破了,戈达尔便着手在摄影棚里创设实景拍摄条件。他把希望拍摄的公寓进行细致的重构墙和天花板都无法移动,并且添置了前门,拍摄结束时每晚都要锁上摄影棚中只有剧组工作的声音,戈达尔也录下来放在声道上做噪声显而易见,戈达尔决心捕捉现实发生的一切,这一过程中摄像机和客观物体处于相互观照的关系中,而不仅仅是拍摄一个错综复杂的客观世界,这样的话,摄像机记录的只有谎言。

ig彩票 《女人就是女人》是戈达尔最轻松的一部电影,也许是唯一一部轻松的电影。卡里娜与布里亚利、贝尔蒙多这两位“新浪潮”的男影星一起主演,饰演了一个看似清纯实则狡诈的形象,她要挟布里亚利,通过让贝尔蒙多对自己越发感兴趣,使布里亚利同意要孩子。卡里娜对拍摄这部影片的记忆是愉快的,此时她感到自己已被剧组所接受,尤其是库塔尔。库塔尔对此的回忆则不是那么美好。贝尔蒙多对于这个实际上只是配角的角色不那么高兴,但他同博勒加尔有协议,不得不出演。戈达尔和卡里娜这时狂热地爱着,但据卡里娜讲,总是狂风暴雨般的—“一会儿恍入云端一会儿如坠地狱”。戈达尔能激发起摄制组成员的忠诚和献身精神,对法国电影界通行的标准工作惯例熟视无睹,在1960年圣诞前夜表现得尤为明显,他让摄制组圣诞节照常工作。

这时戈达尔和卡里娜搬到了巴黎第16区的尼古拉路( Grue Nicolo)13号,与碧姬·芭铎( Brigitte Bardot)只有一个拐角的距离。不像影界的其他人物ig彩票,对于戈达尔来说,电影和现实是一码事儿。所以在拍摄一个想要孩子想疯了的女人时卡里娜怀孕也不足为奇了。戈达尔立即决定他们要在法国教堂和瑞士两处结婚。卡里娜说她不愿意怀着孩子在教堂结婚,但戈达尔坚持说“ Tu te maries avec moi devant Dieu”(你要在上帝面前嫁给我)。1961年3月在巴黎举行的绚丽婚礼照片记录了下来,拍摄者正是阿涅斯·瓦尔达2( Agnes varda),瓦尔达当年夏天在为电影《五点到七点的克莱奥》( Cleo de5a选派演员时为这对夫妇拍了一小段默片。戈达尔坚持要在贝格尼斯再举行一次瑞士婚礼,由多玛特肖夫做见证人这意味着卡里娜可获得瑞士公民身份。

卡里娜记得在婚礼上见到戈达尔父亲ig彩票,他只是同她握了握手,没有目光交流,这令她泄气。

巴黎婚礼上瓦尔达作为主要嘉宾出席,表明了戈达尔的社会圈子已扩展到《电影手册》以外,也表明了新浪潮作为一种现象已不仅仅关系到《电影手册》的导演们。这群电影制作人,包括阿伦·雷乃、克里斯·马克、雅克·德米2和阿涅斯·瓦尔达,处于更广阔的艺术世界,在这个世界里电影不是唯一的迷恋,而是众多表现方式中的一种。雷乃和马克年龄稍长,战争和解放时期他们已成年—一马克曾在“工作与生活”协会与巴赞共事,雷乃在巴赞战时的电影教育中占有重要位置。像巴赞一样,这些电影制作人都是左翼。虽然他们在50年代直在拍电影—米歇尔·马利将瓦尔达1954年的电影《短岬村》(Lapointecourte)作为“新浪潮”制作新形式的例子3——只有阿伦·雷乃1959年的《广岛之恋》才开始表现出“新浪潮”具有划时代的重要性,以及令《筋疲力尽》看起来属于青少年电影的美学范畴。大家意识到除了“标准电影”和“希区柯克一霍克斯派”4以外,法国电影还有更多需要发展的东西,戈达尔见证了这一意识引起的震惊。

1960年到1966年戈达尔作品最多的几年间(平均一年两部电影、部短片),他并没有受“手册派”电影的影响。特吕弗和夏布罗尔在电影上走的道路与戈达尔将巴赞美学充分运用到电影的做法相去甚远。如果说里韦特和罗默的电影尚有可比之处的话,那些电影只属于60年代晚期。

里韦特在60年代初接管了《电影手册》的编辑职务,罗默用了更长的时间从《狮子星座》的挫败中恢复元气,直到1969年《慕德家的一夜》(Manuit chez maud)名扬天下,罗默才开始正常拍电影。但是雷乃的《去年在马里昂巴德》( Last Year at Marienbad,1961),瓦尔达的《五点到七点的克莱奥》(1962),德米的《罗拉》(Lola,1960)和克里斯·马克的巨片《防波堤》( La jete)都以不同的方式为电影也为戈达尔展现了新的前景

首当其冲的却是失败。戈达尔在电影界成为国际知名人士的同时,他的电影在法国却屡次受挫。《小兵》审查后遭封杀,《女人就是女人》也并不卖座。2于是,戈达尔的下一部电影《随心所欲》转为与皮埃尔布朗贝热合作,布朗贝热是法国电影的元老之一,为戈达尔制作了三部法国短片。这次的体裁是悲剧,是关于妓女娜娜的堕落与死亡的残酷故事。卡里娜的表演,在《小兵》和《女人就是女人》中已有不俗表现,这次则令人震惊、令人感动。如果说《女人就是女人》的标志是快乐与新生,那么《随心所欲》的标志则是痛苦与死亡。

《随心所欲》的标志则是痛苦与死亡

ig彩票 而死亡不久前已发生:卡里娜在妊娠晩期流产,生下了死胎,并且从此无法生育。

ig彩票 卡里娜记得流产后一次噩梦般的旅行,当时戈达尔建议去蔚蓝海岸度假。离开巴黎100公里后戈达尔说:“真没时间度假。还有工作要与弗朗索瓦3一起做,《电影手册》还有很多事。”随即他把车开了回去。离巴黎还有25公里时他改变了主意又向南开去。走到一半,他突然说:“你让我无法工作,简直不可思议。”“这是你的主意。卡里娜回敬道,他们又转而回巴黎。他们快到巴黎时戈达尔说:“确定你不想去吗?”这时卡里娜大发雷霆,对汽车又打又踢。同年戈达尔在给特吕弗的一张未署日期的明信片上写道

ig彩票 我们彼此再没有见面,这简直愚蠢至极。昨天我去看克洛德(即夏布罗尔)拍电影,我们没话可说,糟透了。像歌里所唱的:晨曦的微光里已没有友谊。我们飞往各自的星球,特写镜头中见不到彼此只有在远景镜头中才能相见。同我们睡在一起的女人们将我们日益分开,而不是走得更近。这不正常。(T:371)

不管戈达尔夫妇遇到了怎样的问题,现在问题变得严重了,至少对卡里娜来说是这样。她时常有自杀的念头,接二连三地感到无比的痛苦。与此同时,戈达尔鼓励卡里娜实现她登台表演的志向。第一步是随雅克·里韦特迈出的。里韦特是一名药剂师的儿子,出生于鲁昂(Rouen)在很多方面是“手册派”的精神领袖。新闻战役中“老大”是教父,特吕弗是将领,而里韦特则给电影以明确清晰的定义,令人不得不相信。戈达尔承认里韦特非同寻常的影响:“我可能很喜欢一部电影,但是如果里韦特说“它没意思’,我便会同意他的看法。仿佛有一种斯大林集权关系似的。似乎里韦特总有提前接近电影真理的特权,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接受这一点。”(G:10)

同时,里韦特也许是白手起家拍电影的人中最执着的。在1949年他来巴黎之前,就在家乡鲁昂拍了一部短片,对于很多人来说,他1956年的短片《牧羊犬的攻击》(LeCoupduberger)是“手册派”的开山之作里韦特早期的作品在那个时代是最体现合作精神的。《牧羊犬的攻击》剧本署名有比奇、特吕弗、夏布罗尔和里韦特,《巴黎属于我们》拍摄长达三年,摄制人员的名单上有很多熟悉的名字:比奇、谢芙曼、特吕弗、夏布罗尔。《巴黎属于我们》剪辑完成后,里韦特试着与乔治德博勒加尔合作下一部电影。他们很快把目光投向18世纪狄德罗的讽刺小说《修女》(LaReligieuse),并商议先将其搬上舞台,避免电影审查制度。

1961年春里韦特开始与让·格鲁沃尔(Jeanruault)一起改编剧本。他尚未定下女演员,但与阿内、让吕克一起吃的一顿饭让他有了决定。眼前的卡里娜能够把格里菲斯女主角的优美雅致带给他的角色。博勒加尔不同意,主要是因为阿内的丹麦口音。但阿内坚持不懈,上法语课改善自己的发音,到1962年底,在乔治·德·博勒加尔的陪伴下戈达尔找到了安托万·布尔塞耶(Antoinebourseiller),他当时经营着香榭丽舍影院。戈达尔希望能在那里把戏剧搬上舞台,费用由他承担。两人的会面产生了长久而亲密的友谊:布尔塞耶的孩子在戈达尔的电影中出演角色,戈达尔在布尔塞耶的家里拍摄《中国姑娘》,戈达尔为布尔塞耶买下了一个剧院。

最直接的结果便是《修女》在1963年2月6日到3月5日上演。阿内的表演获得极大的成功,获得众多奖项,以及洛特·艾斯纳2极高的评价“这是我自贝尔托·布莱希特以来看到的最漂亮的戏剧。

阿内出演《修女》的时候,戈达尔已在为《卡宾枪手》选派演员了这部电影是戈达尔父亲最喜欢的一部,讲述的是战争的恐怖与没有意义。受罗西里尼影响,戈达尔注意到若波罗的一部戏剧,把它改为所有战争所共有的枯燥而晦涩的画面。这是两个农民的故事,米开朗基罗和尤里西斯2到皇家部队参军,在全世界劫掠。《卡宾枪手》忽视不同战争意识形态上是否合理,只是想强调在暴力使用上它们是相似的。士兵寄回家的明信片,像《随心所欲》中打断娜娜生活的插曲那样,不时打断事件发展,这些明信片来自很多渠道—德国士兵包围斯大林格勒,拿破仑争战西班牙时的骑兵军官3—但表现的信息只有一个:“我们把血腥和尸体留在身后,爱你。”

也许戈达尔电影形式上最大的特点是运用文字—这在电影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克里斯蒂安·麦茨(或许是巴赞以来最重要的电影理论家,个坚持将电影视做一种语言进行思考的人)划分了五种表达介质—影像自身、三种不同的声音形式(言语、音乐和录制的环境声音)、文字。绝大多数电影制作者都仅将文字用于演职员表或画外信息(如“五年后”)。

对于戈达尔来说,文字是打破电影传统整体性的至高元素,这在《随心所欲》和《卡宾枪手》中日趋明显,而叙述和视觉上的整体性正是好莱坞电影的基本特征。文字被用来评论事件、让观众同形象的即时性疏远开来。《卡宾枪手》中有一组镜头,士兵准备战斗,而我们并没看到表现士兵心理状态的形象,而是就士兵打仗前的感觉进行的总结性文字评论。效果不仅是幽默地令观众疏远了形象,并且强调了电影的主题—所有的战争都是样的:肮脏、野蛮、冗长。

链接:《戈达尔:七十岁艺术家的肖像》

《戈达尔:七十岁艺术家的肖像》 前言

《戈达尔传记》(1) 莫诺家族与戈达尔家族

《戈达尔传记》:家族历史(1)

《戈达尔传记》:家族历史(3)

《戈达尔传记》:童年时代(1)

《戈达尔传记》:童年时代(2)

《戈达尔传记》:安德烈·巴赞

《戈达尔传记》:《电影公报》

《戈达尔传记》:戈达尔与电影院

《戈达尔传记》:享利·朗格卢瓦

《戈达尔传记》:巴黎与电影(2)

《戈达尔传记》:巴黎与电影(1)

《戈达尔传记》:脱离家庭:1950-1954

《戈达尔传记》:害群之马(2)

《戈达尔传记》:害群之马(1)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