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meiwenjx。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唯美散文 > 爱情散文 > 正文

婚恋风景线|雨不停地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9-03-05 11:57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原创: 融玉  墨上尘事
 
我们是活生生的人,我们不是小说,我们要朝朝暮暮,我们要活在同一个时间,我们要活在同一个空间,我们要相厮相守,相牵相挂,于是我放弃飞腾,回到人间,和一切庸俗的人同其庸俗。 
如果相爱的结果是我们平凡,让我们平凡。
 
——张晓风 《从俗》


小鹤撑起软绵绵的身体,缓缓地靠在床头,她摇晃了几下晕沉沉的脑袋。此时,滴滴答答的雨声好象敲在她的心上。她努力回忆,却也只记得和几个要好的同学畅快喝酒。又断片了?她使劲甩了一下头,痴呆呆地靠坐在床上,沉进雨声里。
 
小鹤慢慢地走在细雨里。闲云飘然而至,为她撑起一把伞,再往她怀里送上一束红玫瑰。小鹤呆呆地抱着花,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含羞带怯地望着他。“从你到这家外资公司上班我就注意你了。他们都夸你勤奋聪颖,我只看见你乖巧美丽。我都钟情你好几个月了。”
 
“啊……那些天的碰巧遇见都是你故意的?我就说这单位的销售副总怎么老到我们公司公干呢?”
 
“也是真有业务往来啊。”相貌平平却机智能言的闲云深深地打动了小鹤。细雨里,大伞下,飘荡着的笑声温柔了那个雨季。
 
又一个温柔的雨天,闲云提着贵重的礼品,小鹤为他撑着伞,他们一路欢笑着来到小鹤的家。“爸妈,这就是我给你们讲的闲云。”“叔叔阿姨好。”小鹤的父母看了看闲云,拉长着脸。他们拉着小鹤进里屋:“他长得这么丑,怎么配得上你,我们以后在亲朋好友面前都抬不起头。”“我觉得好看就行,他对我好,人好。”满心欢喜的见面以父母的否决不欢而散。小鹤和闲云痴呆呆地走在雨里。
 
小鹤早已倾心于其貌不扬但能干的闲云,她已经沉浸在闲云深沉的爱里。经过两年的爱情长跑,他们义无反顾地走进了婚姻的殿堂。结婚那天也是雨天,但小鹤被满满的幸福包围着。
 
恋爱时他们的交往躲着父母。婚后就躲无可躲。好在小鹤和闲云单独住在一起。虽是和父母见面时不畅快,但总是不常见面。本来恩爱的二人世界被小鹤的父母惊扰得时好时坏。日子也就一天天地过去了。
 
嘀铃铃,手机铃声响起:“小美,”小美夸张地说:“中午十二点了,你终于接电话了,再不接我就上你家来了。”“昨晚是你送我回来的?”“不是我还有谁啊,难得的周末,闲云还不在家,出来听雨喝茶吧。”“我头痛,不想出门。”“你没事吧?”“没事……”
 
小鹤挂断电话又躺进背窝。她听着外面滴答的雨声,怔怔地仰望着天花板:这温柔的雨,多么的浪漫啊,我爱极了这雨天的柔软和清新。他们说雨天结婚不好,难道是真的?这么快,我都三十三了,难道真是七年之痒吗?
 
两年前,闲云被他所在的公司提拔为销售总监。小鹤也成了外资公司的销售副总监。细雨里,看完电影的两个人手挽手走在回家的路上。“鹤儿,我们也该生孩子了。你看,我三十五,你三十一,我们都不小了。我又是独子,爸妈早想抱孙子了。”“你每天都喝那么多酒,我又刚提拔,生孩子总需要时间,讲质量吧,我们开始备孕?”“喝点酒没什么的,我的工作不喝也不行啊。我们两个身体都特好。土壤好怎么都行。”“再缓缓吧,你戒酒,我把工作理顺。”
 
“再不能拖了,我都三十六了。”“你酒戒了吗?”“我喝酒怎么了,喝酒只是消毒而已。别找理由了。你就是和你父母一样看不惯我。”“你……”“我说错了吗?你就是不想生。”“我怎么不想生了,你只要求我,你不但不戒酒,现在用个手机都是神神秘秘的。”“不生就不生,少找借口,哼……”闲云摔门而去。小鹤望着关上的门,大哭起来。她已记不清闲云这样摔门而去有多少次了,她觉得她的眼泪都哭干了。
 
小鹤揉了揉眼睛,拖着晕沉沉的脑袋起床走到镜子前。她立即看到憔悴不堪的自己,这是我吗?我怎么这样了?今天哪里也不去,就在家宅着,好好做个面膜。
 
小美的声音在门外响起:“鹤儿,快开门。”“我的祖宗也,你怎么来了?”“我是担心你,从百忙中专程来看你的。切,还爱理不理的。”“哪敢不理你啊。”“他什么时候回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知道。”“你知道什么啊?有你这样当妻子的吗?”“我怎么了,是有他这样当丈夫的吗?他架一吵,门一摔,就说出差去了……”“姐啊,他会不会是有那啥了?”“我怎么知道啊,反正这一阵整个人都神神秘秘的。”
 
小鹤胡弄着面膜,小美一步不离地跟着。“别这样跟着我行不?”“鹤儿,我说你别不爱听,你们是应该要个孩子啊,不然这家冷冷清清的哪像一个家嘛。我们俩一样大,你看我女儿都上小学一年级了。”“我也想要啊。我是要他戒酒,戒酒之后休养一阵再怀孕。他从工作至今十来年了每天都泡在酒里,这样的孩子生来行吗?”
 
“那让他戒吧。”“说了两年了,他戒不掉啊。”
 
“唉……”
 
“那你搞清楚他到哪里去了啊?”“我不想问……”小鹤鼻息深沉,耸了一下肩。
 
小美看着她,别过脸。过了一会儿,小美说:“你还记得你昨晚的情形吗?”“我喝得那么醉,怎么记得?”“你乱吐一气,乱说一气,还乱哭一气。唉,我们班的班花,女汉子怎么这么脆弱了?”“啊,难看死了吧?”“是啊,我送你回来都守了你好长时间。就看着你哭。就听你胡说。”
 
小鹤紧锁眉头,她煮了一壶茶,和小美移坐到阳台。
 
小美:“听我的话,给你父母好好做工作,闲云回来好好和他沟通,你们两人走到今天是真的不容易。”小鹤:“我……”小美:“不管怎样都应该把生活过好……”
 
小鹤猛地醒转,是啊,我也是如莲般的美女子,咋就把生活过成了这样?原本恩爱的我们怎么了?每一天我们都在不停抓取,大步前进,何时认真驻足回望过?凝神思索过?是的,是该在漫漫岁月里,安静成长,让自己无论在风里雨里都活成一束光……
 
她们坐在阳台,看雨不停地下,雨不停地下……
 
作者自述:
 
融玉,重庆女子。“墨安闲语”文学微刊编辑。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