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ressidan.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补鞋匠的故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16-06-23 13:28 阅读:次    作品点评

  (一)

  昨日,我在地方报纸发表了一篇报道——《补鞋匠的晚年幸福》,当我把报纸交给老夏师傅时,他特激动,兴奋地留下了眼泪,他说:“没想到我老夏竟然上了报纸了!”

  夏师傅不识字,就让我读给他听。我轻声读到:“老夏师傅是大王乡大王村人,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在那个年代,缺钱医治是常用的事情,于是就落下驼背的轻微残疾,同时有点口吃,因为是个男娃,家里的亲戚就让他当了补鞋匠,都说有个手艺好生活ig彩票,将来赚了钱也好讨个老婆,老夏师傅这一干就是30多年。如今夏师傅已经74岁了,可他仍然一大早就出现在大王乡的街道上,你若留意一下,准会发现有许多的老人们和他在一起,闲暇时,老人们家长里短,好不休闲。夏师傅总会说:‘补鞋修伞活儿不累,既能服务农村,也能找点零钱补贴家用,再说,青年人不愿干这活儿,市场正好需要我。’”

  我因为补鞋,自然常来他的摊位,一次补鞋2元钱搞定。闲聊时,我问起老夏的生活,他笑着告诉我:“如今的共产党真是好,你看我每月补鞋修伞能赚个千把元。另外,我的口袋放有四张卡:养老补贴卡,粮种补贴卡,老家拆迁款卡,田地出租补贴卡,我的晚年生活很幸福。”

  夏师傅向我介绍这些的时候,我发现他脸上的皱纹,犹如白描花朵的线条,柔美而有喜感。

  (二)

  随即围来许多老人,都争着要看报纸,和他一块长大的老吴让我坐在他的身边,他要我细细地听他讲述关于老夏师傅的故事。渐渐地,夏师傅的布鞋摊位旁坐满了人,他们都席地而坐,这一幕像是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人们听说书的场景。一时间,人们都在听老吴的叙说.......

  老吴介绍说:“我比夏驼子大六岁,我的妈妈是夏驼子的救命恩人,若不是我的妈妈,驼子早就没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老吴继续说到:“我和夏驼子都是大王乡大王村人,夏驼子在出生时,那是抗战时期,家乡又是江淮丘陵中的穷山区,‘天时地利人和’都没他的份,还算他幸运,幸好是个男娃,才免遭丢弃山沟沟喂狼的厄运。可是时间不长,他的爸爸和妈妈因为吃了从山上采来的毒蘑菇,在一夜之间全死了,夏驼子也因为吸允了妈妈有毒的奶水患了病,记得当时的症状就是高烧不退,我妈妈只好把他抱回家来喂养,那时的情况老人们都知道,死人是常有的事情,我家根本没钱给他看病,妈妈只好用冷水毛巾给他敷头退烧,爸爸从山上弄来一些去火的草药,后来总算保住了夏驼子的一条命。之后,爸爸妈妈于是把他当作自己家的儿子来养,妈妈常常祷告,求上天保佑这个苦命的孩子,没想到,就是那场灾难,夏驼子就落下了驼背这个病根子,同时说话有点口吃。”

  我问:“那后来呢?”

  老吴接着说到:“后来我们都大了,因为大王公社是个穷极了的地方,我们都没机会读书,七八岁时就在生产队里放牛,每天能挣3分工,也就1角的样子。你们都想不到,我和夏驼子都是到了10岁前后才有个大名子,我叫吴大保,他叫夏大佑,我的弟弟叫吴大安,妹妹叫吴大平,就是保佑平安的意思。”

  有人吃惊地问。“你叫夏大佑?我们都不知道啊。”老夏师傅淡淡地笑。我环视四周,他们都说不知道老夏师傅的真实名字,如今老夏师傅都74岁了,可“夏驼子”的外号却被人们喊了一辈子了。在场的老人们也习惯这么叫他了,年轻人因为尊老,干脆叫他夏师傅。

  老人们开始逗乐了,有的说:“小黄的照片拍摄的不错,老夏,你出名了,全县城几十万人都知道你啦!”

  有的说:“小黄写的实在,我们现在真要感谢共产党啊,你看,我们现在哪家的生活都舒坦,不但吃得好,穿的暖,住的好,就连我们这些老家伙,手中也玩上了手机。”

  老人们说的确实都是实在话,我抬眼去瞧夏师傅,他正专心在给一位大爷补鞋子,大爷和他在交谈:“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懂得生活,这皮鞋也就旁边裂开个口子,儿子随手就将它扔了,幸好儿子的鞋子我正好能穿,这样补一下一样穿。”

  “两……两……两元钱,还你一双……好鞋。”老夏乐呵呵地说到,他一脸绯红,既有口吃的原因,也有激动的成分。

  (三)

  听到夏师傅的说话,我便想起夏师傅走街串巷的情景。在我的记忆中,夏师傅给我的印象有两点:一是口吃,二是驼背。他挑着担子,好像不轻松,一头是布鞋机,和现在的没什么两样,一头是一个木箱子,里面分几个格子,分别放有锥子、铁皮、尼龙线等。夏师傅每次到我们村庄上都是吃饭时间,因为那时人们在生产队干活,也就午饭时都在家,他将补鞋机放在我家门前那颗百年的大皂荚树下,先是摇起拨浪鼓,“咚咚咚……咚咚咚……”接着,人们便陆续来找他补鞋、疤锅和修伞。鞋子和伞他都上个记号带回去,铁锅都是现场修补。妈妈把饭盛放在洗干净的脸盆中,让夏师傅修补。我在一旁观看,他麻利的剪下两块白铁皮,用钉子连接,中间放点黄泥,然后小心地敲打,铁锅补好了,妈妈给他送来热饭,夏师傅连忙吃完,继续为庄上人家补锅。那时,我挺羡慕夏师傅的,因为一个疤子他至少收费一角钱,算起来他一天的收入比我爸爸一天的10分工要多,那时我想到将来也做个补鞋匠。

  “小黄,走,到我家去,我给你说件事情。”是吴叔叔在叫我。我从记忆中醒来,因为没什么事情,便也跟随吴叔来到他家,吴叔给我说起了1962年的一件往事。

  因为自然灾害,吴大宝的父母亲也都相继去世,吴大宝和弟弟吴大安都已经结婚,吴大萍也已经嫁人了,可夏大佑也28岁了,还孑身一人,俗话说,“长兄如父,长嫂如母。”吴大宝两口子也都把夏大佑当亲弟弟看待,经过商议,决定让夏大佑干补鞋匠最合适,同时也让他单住,吴大保先去找了队长,队长很不错,他让大保去趟合肥集市,就在如今的省城四牌楼一带,在那能买到补鞋机。第二天一早,大宝穿上草鞋,带上干粮,他把20元钱绑在小腿上,天没亮就从家里动了身,饿了就吃块干粮,渴了就喝口河水,晚上就躺在草地上睡一会……吴嫂在家中默默地念叨,祈求吴大保能平安回来。第三天晚上,吴大保回来了,他把补鞋匠往家中一放,一口气吃了4大碗饭,接着洗个凉水澡,爬上床就呼呼地睡着了。吴嫂看了甚是心疼,去省城时吴大保还是个很精神的一个人,可短短三天,吴大保就像换了个人一样,头发蓬松,胡子拉碴,那一身的衣服汗臭味飘的老远。

  夏师傅从此就干起了补鞋、修伞的行当,他白天走街串巷,晚上回来,就把带回来的鞋子、破伞修补好,第二天再把东西送到各家各户,他收费的标准也是经过生产队会议研究通过的,据说最后还经过了大队革委会主任的点头。夏师傅补鞋的生意还不错,一年就赚了将近200元,吴大保两口子用这200元为他翻盖了房子,添置了新床、饭桌等家具。

  第二年,他们给夏师傅张罗了一门亲事,是山后村的寡妇王家勤,王家勤带着一个女儿,夏师傅很快就把她们娘俩接来一起生活,也没举办仪式,晚上有队长参加,夏师傅摆了一桌酒席就算是婚礼了,结婚的第二天,夏师傅依然做着补鞋匠,王家勤就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了。

  (四)

  按理说,这应该是个完美的结局。

  可就在下驼子还沉醉在新婚的快乐中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打乱了夏师傅的幸福生活。

  “救火啊,快来人啊!”吴老太在村庄叫嚷。

  干活的人们飞快地向村庄奔去,原来是夏驼子家失火了,经过人们的扑救,大火虽然被扑灭了,可他家的东西几乎全部被烧光了,王家勤在一边掉眼泪,口中不停地说:“驼子,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嫁给你。”

  晚上吴大保俩口中睁大眼睛,吃惊地问。

  夏驼子只好在一边大声叹着气。

  吴大保问了半天,王家勤才低声说到:“一定是那个坏蛋干的,挨千刀的家伙……”

  王家勤说的这个人是山后村的一个单身汉刘枣,这个刘枣长着一副枣形脸,身材矮小,嘴大眼小,相貌丑陋,在山后村是个出名的无赖。他早就垂涎王家勤了,在她丈夫死后没几天,他就多次夜间敲门骚扰,后来又一次,王家勤迫于他的淫威,答应了他的要求,可一次之后,这个小子就变本加厉,竟然多次公开前来骚扰,庄上人们虽然恨他,可又不忍心将他送进班房,况且他也没有杀人放火,总不能无缘无故就逮他,听到这些,吴大保攥紧了拳头,恨不得立马将这个家伙杀了。

  晚饭后,队长也来了,听了这些,挠挠头也觉得不好办,因为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这件事情就一定是刘枣干的,队长决定第二天和吴大宝到山后村走一趟。

  山后村的大队主任没有接待他们,因为刘枣也是他的远房亲戚,王家勤原来的那个生产队也都是刘枣的本家,虽然人们都猜出这事情一定是刘枣干的,可他真正出事了,庄上人反而替他说话。吴大宝气的直嗯嗯,真想找到刘枣,好好地教训他一番,从山后村回来,队长一路上没有说话,也是唉声叹气的,“这都是命,我看啦,这是夏驼子没福气承受,这件事情我看还是算了吧。”

  王家勤是哭着离开的,夏驼子把她娘俩送的老远老远,那夜,夏驼子在树下呜呜地哭了半夜,夏师傅和王家勤的婚姻就这样不了了之,后来也没有人说起关于王家勤的事情。

  (五)

ig彩票   听了这段心酸的往事,我眼含着泪花。

  这也许就是历史吧,文革期间,在这个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大王乡的人们哪知道山外的世界,在偏僻的大王村,大队主任就是皇帝,他的话赛如圣旨。就这样,一门原本好好的姻缘,就这样无辜地被拆散了。

  我问吴叔:“那后来夏师傅过的不是挺好的吗?”

  “是的,好人自会有好报。”吴叔叔笑了。

ig彩票   “后来吧,夏师傅依旧为人们补鞋修伞,小日子也慢慢地变好,夏师傅也积攒了不少的钱,因为他勤快,村庄上的人们也都同情他的遭遇,几年下来,我帮助他盖起了三间砖瓦房。在他32岁那年,夏驼子时来运转,我托人给他从岳西买回来一个大姑娘做媳妇,夏驼子比她整整大8岁,没几年他们就生了一男一女,自那以后,他家的小日子幸福着呢!不过夏师傅有个缺点,是个典型的气管炎,赚的钱必须全部上交。”

  “买的媳妇?”我惊愕地问道。

  “买的怎么了?不照样过一辈子。”吴叔不以为然。

  我想了想,觉得也是,在我们这个穷地方,花钱买媳妇也不是夏师傅一个人,关键是夏师傅为人厚道,又有补鞋匠的手艺,他的收入也不错,我想这些应该是他后来婚姻走向幸福的真正原因。

  回来时,没见到夏师傅,想起他补鞋的一生,我不禁感慨:他们这代人经历的太多太多,老夏师傅的一生也见证了山村人们的生活轨迹,真正算是一部由心酸苦难通往幸福天堂的历史!

        文/黄璜

    美文精选网